那不再是我的生活

决定把头发再剪短的时候,没有太多的犹豫,再短再烂的发型我都有过,无所畏惧;
一个人住寝室的时候,没有些许的害怕,不知道是带门禁的门很有安全感,还是我真的其实没有那么怕黑。
陈姐说:不喜欢的东西就退回去,不喜欢的人就直接拒绝掉,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没必要觉得不忍心。
陈姐给了我莫大的勇气,让我意识到我内心脆弱与懦弱。
突然觉得眼睛特别酸,心里暖暖的。

我确实是个重感情的人,而我之前也一直觉得正因为如此,我收获了友谊,我很关注生活,却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那份懦弱,怕拒绝不彻底怕把别人逼急怕伤人太深怕影响现有的和谐环境怕被误会怕没人理解,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顾虑那么多,到头来才发现,原来受伤的只是我,还有那些听我倾诉的朋友,黑暗不是我想象中那样一挥手就会消失的,它是厚厚地笼罩着你。

我确实是个重感情的人,以至于在感情的事情上,受了伤第一反应仍旧是承受,承受着承受着直到有一天我突然醒悟,其实我没必要那么在乎,然后做一个自认为冷血的人,却总不能冷血到底,略幼稚。

还有一句话让我特别感动,hywei说的一句:沉默即同谋。所以我大体可以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几分值得我去眷恋,虽然我经常还是宁可相信一切都是美好的,相信这一切只不过一个噩梦,醒了知了还是会叫的很大声,太阳依旧高高照,依旧还是七点五十起床匆匆洗脸刷牙赶校车。

麦兜说: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该庆幸在我慢慢成长的过程中,遇到了这些事情,去经历了一些性格的挣扎。总得学会让自己过得更好。
谢谢米娜,听我倾诉的那些米娜桑,我只在乎,在乎你们。而那些过去的,花再美,草再绿,没有我关心的人在,那便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crystal /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烟酒生活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