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世界也曾温柔相待

答辩老师商议后喊我们进去,我们在投影屏前站一排,汪老师向我们宣布“……答辩通过,同意授予你们硕士学位,祝愿你们以后……”,然后我就突然情绪激动了下,特么要到了滚蛋的时候了……

这段时间日子过得挺无趣的,至少没有我想像中有趣,每天起床没动力,恶意懒床,这是衡量我的生活状况的一个象征性的标识。犹记得以前也这样过,我还专门跑去问读高中的表妹,每天是什么力量支撑你起床的,她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就醒了然后爬起来呗……”

这期间一度成为《来自星星的你》的脑残粉,每周追剧到痴迷,挖帖子看新闻还mark过金秀贤近几年演过的所有电影,已然不想承认是喜欢这个人还是电视中塑造出来的形象,大概作为女生都会在意识里对完美爱情有期待。后来又追了《犯罪心理》,这个让我更近地感受到多种人格的人的极端思维方式,对人性充满着好奇又恐惧。我可以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对情绪对一切感性事情上的感知能力很强,但同时又愈来愈发现自己根本不太会处理我所能感受到的这些,是忽视是宽容还是反抗?害怕犯错又对犯错的自己无法宽容。

有时候挺想被催眠然后go back to 童年时光,想看看是怎样的生活形成了现在的自己。那些犯罪性格分析师们总是能从犯罪者的起居室、成长环境、童年等给出一个恰当的侧写,在最后一刻又能(机智地)恰如其分地采取一些针对策略来救下了一个又一个枪下的人质。回想起来,犹记得以前有次很难过的时候,自己咬牙切齿不知如何发泄,然后躺地上打滚跺脚,想想实在可笑,但却是能够真实地感受到那就是我,即便现在没有了打滚动作,那种发泄不出的急躁感还是会偶尔笼罩我……

深夜走在海边的沙滩上就有种迫切想要走进海里的欲望,仿佛自己身上污泥太多等待着冲刷,好像每次都是滞留地踏在原地,接着被打脸,然有回头过滤几件事出来,再接着拼成经验碎片,找寻着向前走几步,看到美丽便再次停滞。我从没有尝试去完整地认识自己,所以总是会丢掉逻辑忘却初衷不是嚒?

我太紧张这个世界了,不安全感再怎么想摆脱还是深深刻在骨髓里……对不起,希望我能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

crystal /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烟酒生活  tagged with 毕业